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璧榭夫人的花藤小道

这里不过是浮华尘世中一弯坠满绿萝花的摇篮,略略躺下休憩一下吧

 
 
 

日志

 
 

[原创]痛过,方知爱如止水(上)  

2007-12-24 13:09:26|  分类: 心海密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渐渐的,他淹没她

 

毕霄看印天的第一眼时,对自己说,我可以征服他。

她抛却所有围在身边引颈待盼的追求者,全为他对她说的一句话:你是我想要的女人。

她不傻,因此装出内心羞涩,欢欣,以逸待劳的娇羞模样,充分盘算起25岁女人应对35岁男人的一切伎俩和策略,每一个脉脉眼神精心设计,每一句温言软语反复揣摩,每一种靡靡姿态秀色可餐。

她像猎人般一步一步的逼近,耐心设下埋伏,用甜蜜之花将陷阱装饰,他一落下,她就把网收起,还很贴心的问,你受伤了吗?

他既已沉沦,就不便抽身,更何况,他压根心甘情愿,如饮甘醴。

我的伤很重,就快要死了,你救救我,他说,只要你救我。

她将高跟鞋脱下,拎在手里,黑色丝袜褪到膝盖,露出半截不安份的大腿,无带纹胸在丝绸衬衣下若隐若现,秘藏的沟壑倏的点燃他。

他收了收小腹,竭力将蠢蠢欲动的朋友劝服,打开空调,浴室中哗啦啦的水声浸渍他的脑海,蓦的眼前升腾起一片粉红和翠绿交融的雾,热狂的将他裹挟,而它又开始不可遏制的坚硬起来。

她洗好了,湿漉漉的吻着他,口里含着碧绿色的酩悦香槟,赤裸的身躯卷着洁白宽大的毛毯,匍匐在他胸膛,中指轻划过他背部的脊梁,他觉得痒丝丝,把手伸到她光滑的胳肢窝下,她开始笑。

好喝吗?他凑过去细细的嗅她的红唇。

她乖巧的点点头,像刚初生的羊崽。

可以喂我吗?他含混着暧昧。

她毫不犹豫的将冰凉的液体注入他的口,他喉结一动,咽下,咂咂嘴说,味道不错,带着你的纯情诱惑,我满意。

她想自己多纯洁啊,女人的第一次,彻底放心又坦然的交付给他,没理由不让他唏嘘。

她衔住他的舌头,曼妙的给了一个法式深吻,将导火索燃起。

她在他浪潮般的攻击下渐渐趋于癫狂,然而仅存的一点儿清醒,几乎就在他最兴奋的呢喃中,化为乌有。

毕了,他见到床单上一抹艳丽的石榴红,说,你只是我的,而我,迟早也只会是你的。

 

 

 

 

 

慢慢的,她看不清他。

   

毕霄心不在焉的敲着键盘,办公室的人快走光了。

她烦躁的将桌上日历翻来翻去,脑门微热,心咚咚跳。

232425……28

为什么月事还没来呢?都过了十天了,难道真的出事了?

走向卫生间,一个男人突然从里面冲出来,两人几乎撞在一起。

贾浩,你还没走?她闻到一股洗手液的味道,盯着他发红的脸。

他结结巴巴的说,拉肚子,一天拉好几次。

他在紧张什么,难道我是个鬼吗?她想,此刻昏暗的壁灯开始闪烁,突然灭了。

走廊里微薄的灯光透溢进来,两个高矮不一的影子形影相吊,贾浩发话了,饿不饿?

毕霄的肚子很合时宜的咕噜一响,他抠着手询问,一起吃饭吧。

她没心情拒绝,所有的心思都集中于一点,吃什么,跟谁吃,都一样,除了和印天。

“蓝与白”的高峰已过去,餐台上可选的食物不过十来样,她让贾浩去挑,十分钟后食碟一一摆上,她眉毛耸了一下。

水鸭冬瓜汤、蒜蓉煸黄瓜、豆瓣鱼。

全都是她不爱吃的。

她不动筷子,他纳闷的问,怎么了?

我突然不饿了,她冷冷的回答,我看你吃。

怎么会突然不饿了呢?他奇怪。

她柳眉倒竖,粗声粗气的大吼说不饿就不饿,你少罗嗦!收银台的职员骇了一下,不住的瞟着她。

胡乱吃完,两人步出餐厅,毕霄径直朝公交站走去,街上车来车往,行人熙熙攘攘,可她觉得周围死寂一片,简直是座无人的空城,而自己是漂浮的无主魂灵。毕霄冷不丁的回头对贾浩说,我不会就这样算了。

他莫名其妙,却不敢问下去。

她下车后,去药店买测孕试纸,回家甩掉鞋子没命的冲向卫生间,拆开包装抖抖索索的将它放进杯子里。

她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空气凝结了。

怀孕了。

她有一分钟没回过神来并思索着:这真可笑!印天的老婆三十好几了,堂堂正正的与他欢情,可就是无子命。我居然在首次偷欢之后,就怀上了他梦寐以求的孩子。他会抱着我叫小心肝小宝贝,然后义无返顾的守护着我,他答应过我的。上天给了一个机会,就是让我以微小的伤害换取一生的幸福,以暂时的离别换取永远的相聚,这样才合理,才完美,才符合逻辑。

她开始担心怀孕的蝴蝶斑,生孩子的痛楚和产后的身材走样,最讨印天欢喜的丰满的双乳,也会下垂到丑陋不堪。

她又战栗了一下,双手捂住胸口,突然有种要命的疼渗出,仿佛把剩下的青春全部抽干。她光着脚挪到床边,拨通了印天的手机。

印天,我怀孕了,是你的。她吐出这几个字,艰难到窒息,想听到他的回复。

哦,是吗,周末我来看你。他口气淡得好象刚刚结识的路人。

她几乎哭出来,印天,我要见你,现在。

他低声答,现在不方便,乖,周末等我。

挂了。

(谢绝转载,请合作)

  评论这张
 
阅读(332)|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