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璧榭夫人的花藤小道

这里不过是浮华尘世中一弯坠满绿萝花的摇篮,略略躺下休憩一下吧

 
 
 

日志

 
 

[原创]信风草子(05其之四)  

2007-12-29 15:11:53|  分类: 蝶舞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5    端午

其之四

        “七夕银河连鹊桥 , 缘定三生会此时”。

       散华女公子的着裳仪式过后 , 初秋又到了。六条邸已然黄叶纷飞,秋菊怒放,霜华凝重瓦楞青。十四岁的散华女公子已颇具大家闺秀风范,藤原昭华公子也出落得俊逸无比,而夕惹君更是添上一层无可比拟的少女风致。自从无意中得知散华女公子的隐情之后,夕惹君似乎也有意的与她疏远开来,原来夕惹君自知自己从小被藤原家收养,诠子夫人与藤原家其他人对她颇为照拂,日常生活用品、衣物寝具都安排得与其他女房并无二异,而从小一起长大的藤原俊荫公子也对她如同亲生兄妹一般客气,使她感恩于怀,铭记于心。相较之儿时与散华女公子建立的深情厚意,反倒不敢羁越,对于此等难于启齿的隐情,她更是深藏于心,难以外露。若以一般少女的心态,大可一笑而过,但是夕惹君偏偏又萦绕于心,不能释怀,反倒愈加泥足深陷,不能自拔了。

       此时散华女公子已隐约得知身世所异,也不以幼时无知心态去面对夕惹君了,虽二人住处较之不远,却常常以书信交往,刻意保持平淡的关系,这倒使少纳言乳母感到有些奇怪了:“莫说稳重有余的夕惹君,连散华女公子都如此,莫非已经 ...... ”然只是猜想,并无确实证据。然此时朝廷时局变幻,各派势力虎视耽耽,藤原俊荫公子娶得当朝大纳言的大女公子为正夫人,同时也在贺茂祭之后顺利升迁至三位中纳言之位,之后与岳父大纳言联手,以武力强迫继位未足一月的天皇弘华帝逊位,拥立新帝林泉帝,年号显历,藤原氏一族可谓春风得意,权倾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藤中纳言年少得志,誉满天下,自是不在话下,其父头中将当年的雄心壮志也算是有了回报,只是阅尽当今后宫,新帝之中宫乃左大臣之女藤原信子,右大臣之女藤原闵子为弘徽殿女御,内大臣之女葛巾紫为藤壶女御,另有其为亲王时一并册封的梅壶女御与丽景殿女御。于是藤中纳言暗自思量:“后宫之中已有众多身份高贵的妃嫔伴随左右,吾妹散华如进宫当一个寻常嫔妃,不仅在那些实力强劲的后宫佳丽中毫无胜算,而且也未见得会让今上真正重视。但如果是送进宫中当一介女官的话,不仅可以将触角深及宫中,探得动向,而且接近皇上的机会倒比寻常妃子要大得多啊。”于是决定下来要送胞妹散华女公子入宫为尚侍。

       四女公子散华得知此消息后并不惊讶,因为早在弱龄之时,已被父亲头中将教导她以后将入宫中为皇上服务,一切礼仪教养莫不以宫中妃嫔为标准,心思自然也与高贵出身的女孩儿无二。只是心中仍有所挂念,然这一切都是不为人知的。

       经过宫中阴阳师卜算,散华女公子于来年初春时节进宫为最好,于是六条邸的众公卿与女房紧张的忙碌起来,藤中纳言在一个较为空闲的下午来到散华女公子房里,隔着帷屏语重心长的说:“吾妹将于明年初春进宫,不知汝心头何感?”散华女公子也已完全成人,气度端重,回到:“父亲心愿遂了,妹妹一定谨守本分,不负兄长所托。”少纳言乳母在一旁感慨万分,想到事情的前因后果,不仅暗自流泪:“四女公子终于可以入宫侍奉皇上,乃是藤原家的福分啊,当年老爷与夫人一直所期盼的事情终于可以圆满了。”

       昭华公子此时也来到六条邸与散华女公子会面,只见他长得美玉无瑕,英姿勃发,身穿绛色常礼服和天青色里衣,气品高贵,从容不迫,与艳丽的散华女公子互相辉映,真乃双生璧人啊!见藤中纳言与散华女公子尚未会晤完毕,他随意的在庭院里漫步,袖袍一端露出碧绿色横笛,垂结着五色璎珞彩线,初冬的雪花已经静静的飘下,院中的灿烂繁花也大多枯萎,于是昭华公子倚靠在一方青石边,独自吹奏起横笛来,鸟儿在灌木从中扑哧,惊起几片枯叶,周遭寥落,寂静无声,天边翻卷的薄云折射出不一的光环。一曲完毕,环顾庭院,不经意间发现西厢回廊上有个侍女模样的人,便信步走上前去,远远的吟道:

       “林园多落叶,荣枯有定时”

       那侍女颇有教养,口齿灵敏,张口回到:

      “谢花自乖舛,归来不探春” 
       昭华公子颇觉好奇,走上前去,只见那西厢房的帘幕紧紧闭着,便上前一探究竟,见帘内隐约有人影,便吟道:

      “ 流连芳菲处,闻见佳人影 ”

      于是帘幕内的少弁乳母代答:

       “佳人多烦忧,泪流人不知”

       少弁乳母又继而问到: “ 想来应是昭华公子吧? ” 昭华公子说: “ 冒昧了,敢问帘内可是吾妹散华的女伴风夕惹女公子么? ” 乳母说 “ 正是 ” ,于是请入帘内,摆设好三重帷屏,昭华公子自幼只听说过夕惹君的名字,连话也不曾说过,只觉重重帷屏之内一股特等侍从香的气味缭绕而来,馥郁兰香,不禁猜想屏后佳人有何等姿色,夕惹君身穿枫叶纹样的常礼服和黄绿色里衣,并口占一诗:

      “西风卷帘入,贵人乘此来 ” ,

       声音清澈,温柔可亲。

 



       昭华公子随口应到: “ 莫道西风寒,蒲柳多宛转 ” ,可真是一片诚挚啊!于是问到: “ 吾今日得见夕惹君,已属万幸,似觉小姐心事重重,愁似浓雾,不知为何而生。汝妹散华女公子即将入宫为尚侍,多年相伴情谊,应该更加快活才是啊? ” 夕惹君沉默了一会儿,低声说: “ 散华女公子秀美灵慧,入宫为官是再好不过的事情,只是吾自小与之伴熟,情同姐妹,与之骤然分别心中难免不舍罢了。今又听闻昭华大人与散华女公子容貌肖似,一时勾起千般感触,有感而发。 ” 昭华公子答到: “ 吾妹也曾对我说过,众姐妹之中,与小姐感情最深,几近到了不离不弃的程度,真乃是前世修来的,连我这个同胞兄长也不及啊! ” 于是叙谈了一会儿,离开时,昭华公子移至廊下,眺望远处,姿容迤俪,长长的后裾拖在地上,光彩照人,少弁乳母一时感叹: “ 若这公子能与我 家 小姐长伴多好啊! ” 这心思原是僭越的,但是此时此刻,又何尝不感到痛心呢?

       元旦后,藤原家便更加忙碌了,为着散华女公子入宫的事情,众女房皆操劳不已,准备的箱笼、衣物、梳具等极近奢华,藤中纳言发心此次入宫绝不想输给其他人,便事无巨细,亲自安排。此时散华女公子镇日在家,与夕惹君只是通信问候。一日,侍女递过来一封信,是昭华公子写来的,里面说到去见夕惹君的事情,流露出怜惜之意,散华女公子合上信后,心神骤然不定,于是呼唤侍女整备好装束,亲自往西厢房那边而去。

       此时夕惹君正在为散华女公子缝制香袋,听到通传后,马上端正姿态,收拾好房间,静待散华女公子的到来。两人只隔着一层帷屏而坐,散华女公子愈加艳丽袅娜,身穿五件红梅纹套衣并樱草色外衣,夕惹君毕竟沉静,着一件梅花折枝图案礼服并一件驼绒坎肩,夕惹君问候: “ 四女公子近日为着进宫之事忙碌,屈驾前来探望,实为诚惶诚恐。 ” 散华女公子以扇掩嘴,心想此人也未免太谦卑了,关系如此又何必故做姿态呢?于是心中不快,答到: “ 你我自小相熟,同床共枕,那年雷雨之夜过后,我已经把你当作至亲亲人了,所以不必如此拘谨。 ” 夕惹君一听到 “ 同床共枕 ” ,不禁脸红心跳,念及他人隐秘,便定了定神不以为然的说: “ 您早已长大成人,即将进入宫中,吾经年受藤中纳言万般照拂,已是感恩不尽,请四女公子心安! ” 散华女公子毕竟年少,心尤不甘,便赌气似的说: “ 吾进宫侍奉皇上,不常回家,您会寂寞么? ” 夕惹君答到: “ 吾已惯于独处,况且典缝之位已然忙乱,藤中纳言与昭华公子经常遣信问候,四女公子尽可放心! ”

       散华女公子一听说“ 昭华公子 ”,便探问到:“兄长经常过来探望您么? ” 夕惹君回到:“ 大人来过几次而已,宽慰吾心,吾甚感谢。大人乃谦谦君子,儒雅潇洒,心地善良。 ” 于是散华女公子心有旁骛,把帷屏挪开,上前牵住夕惹君袖子,说: “ 那么我入宫后,昭 华 君便可随心的接近你了不是? ” 此举令夕惹君讶异非常,却又故作镇静: “ 吾乃藤原家一介小女子,如可帮助到各位大人,有何不可?四女公子不必太焦虑,吾定会思虑周章,请您务必放心才是。 ” 此话说得堂堂正正,滴水不漏,反倒让散华女公子无话可说了,于是低垂着头,悻悻然的说: “ 夕惹君自幼沉静,心思与众不同,看来吾倒是确可放心了。 ” 说完就告辞而去。夕惹君对少弁乳母说: “ 今日散华女公子甚是奇怪,不知何故? ” 少弁乳母说: “ 也许是即将入宫,放心不下小姐吧? ” 夕惹君一时又责备自己态度过于冷酷,真是莫可言说的心情啊!

       散华女公子回到东厢房后,屏退左右人等,选了一张浅黄色的高丽纸,写道: “ 吾妹鸣夜,吾进宫之前尚有一心事未了,请六妹以后万般照拂夕惹君,其与吾情同姐妹,自幼孤苦,藤中纳言毕竟事务繁杂,无力分心,其又无强力后援人,如有不测,实难心安。请万勿推辞!。 ” 便差遣使者送到东殿,六女公子接到信后,立即回到: “ 四姐请放心,平日里吾与夕惹君相处甚佳,此等幸事,恭受为上。 ” 原来这六女公子自小敏捷不凡,颇能体察府内人心,又平日与之相交深厚,故用心承诺下来。夜里,散华女公子收到夕惹君派来的女童送过来的香袋,只见香袋中鼓鼓囊囊的塞满安息香、丁香、兰草等花朵,香袋上刺绣着白鹤纹样的图案,维妙维肖,袋口用八色彩线染成间浓色泽,系结成同心,带坠为透明的黄色玉石,巧夺天工,玲珑别致。随香袋付诗一首:

       凤鹤欲飞九重天,同心共结玉麟阁

       看毕,散华女公子终难以抑制心中所感,用袖袍遮住脸庞,泪自横流。

       四月里,散华女公子终于入宫,居住在宣耀殿,一时人称“宣耀尚侍”,这可能就是世人对藤原氏一族权倾后宫之侧语吧。

 
  评论这张
 
阅读(193)|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