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璧榭夫人的花藤小道

这里不过是浮华尘世中一弯坠满绿萝花的摇篮,略略躺下休憩一下吧

 
 
 

日志

 
 

(原创小说)第二眼爱情(一)  

2007-12-04 02:29:10|  分类: 性灵小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作品,拒绝一切形式的转载,谢谢合作!)

第一节

三月的南方某城,好似严冬从来不曾降临过这里,满满的绿意全然不曾消失,若非要找出几分颓丧的气息,只能让大多数人遗憾而归。不过也许在遍寻过城市每一处角落后会发现,居然有如此多值得品享的一切在等待撷取,而且从来不会太晚。

 

还看着我吧,别把眼睛移开,就让它宴飨于我眼中的爱情…… 林嘉棠跷着脚坐在“BULL”吧的一个角落里,捏着本迷你版的《雪莱诗选》,左手将高脚玻璃杯里的芒果碎冰搅得稀哩哗啦的,皱着鼻子乜着眼睛瞄着距自己不到十步,站在吧台边小酌的一位男子,朝着在小口品尝“夏维夷风情”果汁的女友努努嘴:“目测身高180CMPOLO斜纹衬衫,似乎还可以嗅到淡淡的圣罗兰香水的味道,基本合格,你觉得怎么样?”

庄蝴蝶面皮白净,鼻梁稍矮,架着一副玳瑁半框眼镜,乍一看去有些婴儿肥。她含着勺子顺着女友的指示茫然望去,尔后却一声不响的把书拿回到手中,林嘉棠在桌子下面踢了踢她,神秘的笑道:“怎么,不感兴趣?”

庄蝴蝶将果汁搅了搅:“系里的男生都为你疯疯癫癫的,昨天江子函不是才送了99朵玫瑰花给你么?”

“江子函?就凭那小白脸送的几朵花就想网住我,真是做梦!”林嘉棠漫不经心的玩弄着手腕的水晶链,嘴角浮起一丝轻蔑的笑。

“女人只要有些姿色,大凡会吸引到不同类型的男人,不过,似乎她们享受的是被青睐的感觉,而不是想要去俯就随手可及的幸福。”想到这里,庄蝴蝶将最后一滴果汁吸进嘴里,满意的咂咂嘴,用力点了一下头,“味道真不错,比家里自制的好多了!”

林嘉棠优雅的站起来,弯下腰悄悄的说:“先别急着走,看我的!”

她迈开细细的小腿,真丝雪纺的领口开得很低,锁骨在昏暗的灯光下散发着性感,坐在两侧的男人们用热辣辣的眼光盯着她,庄蝴蝶想:“这女人到底想干嘛?”

轻拍了下肩膀,那男人略微转过头:高高的鼻梁、深邃的眼神、自然微翘的嘴角,似乎时刻有着取之不绝的柔情蜜意。

“哇!不折不扣的阿波罗翻版啊!”庄蝴蝶向来热爱西方文学,于是在心中暗叫一下。

“仿佛很无聊的样子呢!”林嘉棠不怀好意的向那位男士亮出两个充满蛊惑意味的笑涡。

“恩,有点吧,你好,我叫王游,你呢?”他倒是十分主动的攀谈起来。

“林嘉棠,嘉年华的嘉,海棠的棠。”她将白嫩的手臂搭在吧台上,一绺发丝贴在脖颈上,侧着小巧的头:“不请我喝点什么吗?”

王游打了个手势:“粉红佳人。”

 

 

庄蝴蝶颇感好奇的远远瞧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谈笑,此时酒吧的音乐换成莎拉·布莱曼的《ANGEL》,灯光益发幽暗起来,周遭的男男女女似乎也沉入梦幻中窃窃私语,侍者又往她杯子里添了点水,加了一片柠檬。

一会儿,林嘉棠居然像熟人一样挽着王游的膀子,莲步轻移的飘过来,相互认识了后,王游很热情的说:“其实早就注意到两位了,不过你的朋友特别活泼,多说了两句话。”眼光瞟到桌面上的书,低头看着翻开的那一页随口念道:“像一朵花在荒凉的沙漠里,不愿向着微风吐馨?”庄蝴蝶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瞥了一眼他的表情,拘谨的问道:“王先生觉得怎么样?”

“沙漠里怎么会开出鲜花来呢?”他故意说。

庄蝴蝶不置可否。

略聊了一会儿,庄蝴蝶注意到他的眼睛在有意无意的触碰一下自己。

不过她不介意:陌生男子的眼光也许热情,但是始终是不值得介怀的。

末了,王游开车送她俩回学生公寓。坐在急速奔驰的车中,看着窗外呼啸而过的树木、行人和建筑,林嘉棠心满意足的闭眼养神,庄蝴蝶将鼻子贴在车窗上,似乎感觉外面的世界逐渐变得陌生。分别时,王游礼貌的询问两人的联系方式,庄蝴蝶张了张嘴,却说:“手机前几日粗心大意弄丢了。”

王游钻进车内,将头探出来喊道:“有空我们一起聚会吧!”互相点点头,银白色的宝马潇洒的转了个弯便不见了。

  

第二节

   “啊!好痛,轻点啊!”林嘉棠的手肘和膝盖处有些红红的痕迹。庄蝴蝶一边替她擦药一边安慰她:“怎么搞的?”

      “不给钱就算了,还凶巴巴的,真是受够了!邻居看着我这狼狈样子,别提多丢人了!”林嘉棠趴在一个枕头上,抽着冷气咬着牙,一脸痛苦,“才200元而已……

      “算了,班上组织的毕业活动经费,我垫上你的那一份好了。”

        林嘉棠从鼻孔里冷哼一声,“这种家,不回也罢!” 

    上好药,林嘉棠将泡面用热水冲好,拿出一包榨菜和一盒罐头鱼,准备打发一餐了事,庄蝴蝶走出去打饭,回到宿舍后,将饭盒掀开后突然嚷起来:“哎呀,怎么办好?一时迷糊,饭菜多打了很多啊,吃不完倒了多可惜!”

林嘉棠一边涂着防晒霜一边说:“什么菜?”

“红烧鱼和炒猪肝呢。”

“什么?”林嘉棠伸过头,“很香呢!”

“分一半给你吧!”

林嘉棠夹起一块鱼肉吞了下去,顺便说:“都月底了,饭卡里面也没钱了,蝴蝶你真好!”便抬起头噘起油光发亮的嘴唇,模样迷人。

 庄蝴蝶笑嘻嘻的一缩头,冷不丁的夹起一根辣椒塞进对方口中,倒在床上捧腹不止。

 熄灯后,林嘉棠静静的溜到下床:“蝴蝶,睡着没有?”

 “还没呢。”庄蝴蝶睡意朦胧。

 “今天的晚饭谢谢了。那个,还记得么,下个月好象王游要约我们哪?”

 “那又怎么样?参加完班级活动就去呗!”

 “可是,我那件雪纺连衣裙总不可能穿两次出现在他面前吧?”

 庄蝴蝶睁开眼睛,眨巴了两下说:“我那件淑女屋的套裙,似乎太紧了,又没怎么穿过,你身材细瘦,应该正好合适,怎么样,不嫌弃吧?”

  “太谢谢你了,蝴蝶!”

  安静了一会儿,林嘉棠又把脸凑近:“蝴蝶,你觉得王游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她故作不知

 “别装傻啦!”林嘉棠捅了一下好友的腰。

 “挺和气的——恩,笑起来很好看。”庄蝴蝶翻了个身,将毯子紧紧的裹着,眼皮半闭。

 “虽然刚刚认识,不过我有信心——”便突然停住不说了。

 庄蝴蝶愣了愣,什么也没讲,只将被角使劲掖了两下,合眼沉沉睡去。

 林嘉棠内心涌动着莫可名状的激流,双手交叉紧拥着自己,胸膛起伏不停。“王游……”她像怀揣着秘宝一般反复念叨着这个名字,向梦的波涛中一步步滑去。

 

 

星期日,晴朗无云。

偌大的的校园空荡荡的,花园里只有几个学生在奋发苦读,此时太阳似乎特别晒,庄蝴蝶选了个背荫的位子坐下来,拿出一本《雪国》津津有味读着。

“庄小姐,你好!”一个略带磁性的男性嗓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她显然被突如其来的问候惊了一下,抬头一看,原来是王游:高高的个子,微黑的皮肤,咧嘴笑的时候露出洁白的牙齿。穿着清爽干净的蓝色竖条纹短袖衬衫和白色的休闲裤。他伸出手,诚恳的笑着:“很高兴再见到你。”

她也讷讷的伸出手,轻轻的攥着摇了两下:他的手指纤细,手掌皮肤光洁,还有点湿湿的感觉。

庄蝴蝶指了指旁边的一张石凳,打趣道:“坐下吧,你这么高个子,杵在这里像根柱子,很招人注意的。咦,你是怎么进来教学楼的?”

“恩,五年前我是从这所学校毕业的……”他低下头搓了搓手,略显羞涩,“毕业后去了德国留学,回来以后帮忙父亲打理公司事务,不过,还是怀念这学校的一切,有时会回来看看。”

她将书本合上,将眼镜取下答道:“那还真有缘分,居然我们是同一所大学的,那么你是我的学长了?”

“算是吧……其实那天碰见林小姐,让我很惊讶呢,没想到外表那么美丽的女性居然还是大学生,实在是超乎我的想象,不过,对你的印象也很深刻呢。”

    庄蝴蝶偷笑了一下说道:“王先生是不是对她动心了?”

    王游不知怎么脸有些红,这时林嘉棠穿着洁白的运动短裙出现在树丛中,伸出手使劲的挥了挥,像颗带露的樱桃。

林嘉棠犹如欢欣的黄鹂一般扑腾着跳起来:“王游,你怎么来了?”

庄蝴蝶半开玩笑:“恩,王先生是来怀旧的,顺便探访美人。”

“呃,庄小姐说话真锐利啊,其实今天下午陪客户去打高尔夫,回来时经过这里想起你们,便不请自来了。”王游乌黑的眼珠含着温暖的笑意,“有个任性的请求,等会儿请两位喝杯咖啡怎样?”

两人回到宿舍,林嘉棠眉眼间掩饰不住的喜色洋溢出来,将自己所有的衣服翻个底朝天,挑挑拣拣不知道穿哪件才好;庄蝴蝶只是平静的梳了梳头发,没有另外换衣服,挎上包并往里面塞了本书,清淡得如同四月里的铃兰一般。

林嘉棠穿着一件紧身露肩毛线裙,像只兔子似的灵活的钻进车内,王游开车之时,回头瞧了瞧庄蝴蝶:“庄小姐,别光顾着看书,系好安全带!”

林嘉棠坐在前排开玩笑:“王游,你偏心噢,光顾着蝴蝶,也没看看我是否系了没?”

庄蝴蝶笑着将手上的书“啪”的一下打在林嘉棠的头上:“乱讲话会受报应的!”

“卡罗琳”咖啡店坐落在市中心繁华地带上一条略为幽静的街道上,装饰成巴洛克风格,店面以精美的挂画和店主用心从西班牙淘来的小雕塑作为装饰,地面用红蓝相间的地毯铺就,枝型台灯疏疏落落的点缀着,最特别的是座位设计成秋千的样子,用天鹅绒料子做椅面,只是晃晃悠悠的喝咖啡、散漫的闲谈都意趣盎然。

讲了一些双方的趣事,王游问道:“蝴蝶,你和嘉棠是青梅竹马的伙伴么?”

“恩!”庄蝴蝶回答。

“真羡慕啊!”

“为什么?”林嘉棠努力扑闪着美丽的大眼睛。

“我读书的时候不曾有像你们这样的好朋友呢!”王游喝了一口咖啡。

“刚刚开始也是嘉棠主动接近我的,本人从小性格内向,不善交际。”庄蝴蝶装作一本正经的说,“所以,内向的人要跟活泼的人在一起,才有前途。”

王游被逗乐了,指着林嘉棠:“是呀,跟你们在一起,我怕自己有天会变成神通广大的孙悟空,可以大闹天宫呢。”

“喂喂,我可不是属猴的……”林嘉棠咕哝着,叉起一块菠萝送入嘴里,细细的冰砂在舌头上弹跳着,渗入牙缝中微觉得有点冷。

庄蝴蝶笑了:至少,他不是那种幽默得无聊的人,她想。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