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璧榭夫人的花藤小道

这里不过是浮华尘世中一弯坠满绿萝花的摇篮,略略躺下休憩一下吧

 
 
 

日志

 
 

(原创古典爱情小说)信风草子(05其之一)  

2007-12-05 23:16:52|  分类: 蝶舞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5  端午

其之一

        情海本无波 , 奈何朔风起 , 端阳艾蒿青 , 绵绵坠云里”。

        平安京的繁华 , 有若迷离烟色宫墙柳,桃红柳绿之中,爱恨情缘繁复交错,芳菲春梦一幕幕似幻似真的上演,烧炙艾草的淡淡香味扑面迎来,看,又到了饮用苦涩的雄黄酒的时节了。

        刚刚进入初夏的六条官邸,下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雨,石阶、楼阁、亭台边冰凉光滑的水渍还未消散,南厢房的纸隔门被拉开 , 隐约只见一位身材纤细的女子慢慢的移到廊下,也不顾宽大的袖袍会沾到青苔,径自的斜靠在木柱上,水滴“扑扑答答”的滴在浓密的发丝上,她似乎也不在意,那侧面看上去清艳无比,乍一转过脸来,只见她眉角生色,唇润留香,细巧的身段裹着一件梨花纹并淡黄色底的家常礼服 , 里面是浓淡不一的璃络纹里衣 , 虽不似太液芙蓉未央柳,却堪比昭阳飞燕轻盈姿。

        那女子正落落的沉思着,一位想是乳母的人在屋里呼唤着:“夕惹君,切切不可再不吃东西了啊?”

        名唤“夕惹”的女子却懒于搭理,只是落寞的在手里拈着一朵夕颜花,若有所思的吟道:

       “廊下夕颜栈外草,晨生暮谢黯然消。”

        于是浅浅的叹了口气,枯坐凝思半刻。

        藤原家兰心蕙质的女房不少,但是如风夕惹大人般巧心巧手的也并不多见。只是身处典缝的她惯于隐忍独处,又生来娇弱多病,所以在济济一堂的藤原氏一族中并不特显,就像朵不起眼的雏菊一般,仔细打量才会发现细弱之美。端午节很快将要到来,宫中的公卿与女眷们也在忙碌端午祭的事情,分配给她的工作就是为祭礼上的各位大人缝制各色的礼服和裙袍,这些工作都是她平日里做惯的,所以很是得心应手,并且做得又快又好:裙裾边的针脚密密麻麻,整整齐齐;衣料选择风雅富丽,颇合时宜。以至于藤原家的大人们都称赞她是“缝夕惹”,这可算是恰到好处的称呼了。

        这天,风夕惹大人正悠闲的在屋内绞扭着彩线,少弁乳母急匆匆的进来,脸上似喜非喜,靠近帷屏低低的说:“恭喜小姐啊!”

        夕惹君停下手中的活儿,眼睛却还是盯着手指上的线团,说道:“乳母平时很少激动的,我这里波澜不惊的,有何喜事登门?”

        少弁乳母上前拉着她的胳膊,贴在耳朵旁轻轻的说:“我刚从大纳言的乳母那里听说,大纳言准备将你许配给橘家的安倍如水大人哪!这么好的因缘,竟落在小姐头上,藤原 家的 小姐这么多,您可真是走了福运。”

       夕惹君初初一听怔了片刻,而后脸色一阵发白,扭转过头去,用衣袖暗暗的擦去眼角隐藏的泪花。少弁乳母继续唠叨:“橘家的人现在虽然不比藤原家那样日恩隆盛,可也是贵胄世家,他们家的二公子安倍如水,听说生的仪表不凡,俊朗无双啊!小姐,自从您父母过世,被大纳言家收养,虽然待你如亲兄妹,没有处处为难,但是您始终是要嫁人的呀!现散华尚侍也已入宫,莫非,您想要在藤原家缝一辈子衣服不成?”

       见夕惹君不理会她,乳母又自顾自的絮叨:“您的身体又不好,乳母总不可能跟着您服侍一辈子吧?要有个贴心的人照顾您才是啊!”

       夕惹君放下彩线和针串,将身子一歪,靠在身边的茵枕上,突只觉胸口发烫,气息难喘,昏昏沉沉。乳母急忙问:“您怎么啦?突然一下子就... ”夕惹君无精打采的说:“乳母您暂且出去会儿,我想躺一下就好。”乳母心中诧异,但是也无可奈何,只好默默的退出。

 

       

        窗棂中悄悄伸进来一根杜鹃花枝 , 但是花朵似乎被雨打落不少 , 睹此情景 , 夕惹君感慨万分 :

       “雨过花飞零,调残命终生 . ”

       夕惹君一边吟着 , 两行清泪倏倏而下,只道是:

      “风卷落叶愁似去,徒劳掩面泪无影 . ”

       恹恹的躺了半日,夕惹君似有无尽的心底事,却又拼命隐忍,导致神昏智散,有名“阳君”的小侍女在门外呼唤她用晚膳,见无人回应,颇感奇怪,推开纸门一探,只见小姐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吓得拼命大叫:“不好了,夕惹小姐又昏过去了。”于是少弁乳母和众侍女一齐来到厢房中,一阵忙乱,夕惹君才又回过神,但仍旧浑身发烫,手脚冰冷。少弁乳母流着眼泪,凄凄然的说:“小姐千万要保重自己,您母亲去世时把您托付给我,又亲眼看见长成这般美姿,如今又有一桩好姻缘,不要将这前程都化为泡影啊?”

       这时,藤原家的六女公子藤原鸣夜到访,这位六女公子是大纳言颇为疼爱的小妹妹,与大纳言乃同父异母,身份高贵,但是平日却与风夕惹大人最好,听闻南厢房这边有异常,就急忙赶来探问。这时,少弁乳母摆设好座位,一边眼泪汪汪的隔着屏风泣诉,六女公子担心不已,问道:“夕惹姐姐的病又犯了么?需要些什么贵重药材,我找墨染大人要去。”

       说罢将身体移到帷屏稍近点的地方,纸烛映照着她的身影, 身穿印有藤蔓花纹的外衣,茯苓纹打衣,并一条浅绿色下裳, 姿容虽不甚艳丽 , 但五官端正 , 一望便知藤原家高贵血统 , 六女公子年纪并不大 , 于是稍带稚气的说:“让我看看夕惹姐姐行么?我很担心她!”少弁乳母啜泣着:“小姐尚未更衣,仪容未整,又服了极恶的草药,恐怕不能见人呀。”于是六女公子只得略略说几句宽慰之话,就起身回东殿了。

       夜至, 阳君服侍夕惹君喝了一小碗人参汤,进了点小米粥,只尝了几口青瓜,便不想下咽了。 阳君年纪虽小,却心智灵慧,陪着说了几句话,就问:“小姐现在可算是优越无比了,六女公子都登门到访,莫非您还有心事?”

       夕惹君用手撑住坐起来,摸了摸阳君的头:“你倒还是比少弁都明白我心啊!如果说有人要把我送到一个很陌生的地方,你会伤心吗?”

       这小童平日里跟夕惹君相处长久,颇为有感情:“我会很伤心的,我不想让您伤心流泪!” 于是阳君转过身去拭泪,可见小小年纪已很懂人情世故。此时,少弁乳母送过来一封信,信纸是很厚的陆奥纸,结在一根半凋零的藤花上,展信一读,原来是在宫内宣耀殿的散华尚侍写来的:

       “今闻吾妹突生热病,吾整日烦扰不安,捎书一封以慰其心,汝乃是:蓬舟侧过千重山,橹过无波心自安。”笔迹秀雅无比。

       夕惹君一边看信手一边微微颤抖,泪珠大颗大颗的滴在字迹上,于是选取了一张薄薄的中国纸,郑重写道:“承蒙尚侍关心,大纳言大人对我甚好,药也服下 , 身体已无恙。”并回诗:

      “流水击舟安如此,何留烦忧在人间。”小楷字也整齐秀丽。并随手折了一根女萝花系在信上,请使者送了回去。

       初夏的气息已经静悄悄的流淌在六条邸的每一间院落里,夕惹君换穿了一件轻罗单衫,身体躺在镶着五重锦缎的绸垫上,手臂细瘦,一把攒丝刻金犀牛角梳子落在枕边,秀发随意铺散,夜半时分仍旧辗转反侧,思绪纷纷,一夜无眠。隐秘的痛苦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啃噬和侵扰在心中,愁思难安,玉容清减,好端端的一个美人儿都形销骨立了。

(原创作品,谢绝一切形式的转载,多谢合作)

  评论这张
 
阅读(29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