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璧榭夫人的花藤小道

这里不过是浮华尘世中一弯坠满绿萝花的摇篮,略略躺下休憩一下吧

 
 
 

日志

 
 

[原创]第二眼爱情(二)  

2007-12-07 19:07:59|  分类: 性灵小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

一个凉爽的清晨,还在迷糊中的林嘉棠手机响了,看了看号码,是王游的!不禁暗生欣喜,压抑着“卜卜”直跳的心,偷偷跑到楼道上小声接听。王游的语调有点紧张:“嘉棠,一大早打搅你真不好意思。今天恰巧有空,一起去散心吧?”停顿了几秒后说,“看看蝴蝶有时间没,要是能够的话,务必把她也一起叫上。”

林嘉棠紧紧攥着手机,咬着下嘴唇“恩”了一下。回到宿舍,发现蝴蝶早就出门了,问了问舍友,说是一大早去图书馆了。她穿戴好后,快步跑了出去,心想:“今天有毕业活动呢,蝴蝶那么用功干嘛?”穿过一个大花园,图书馆的蓝色穹顶展现在眼前,林嘉棠走着走着,前面两三同学的鞋子踢踏的尘土让她厌烦无比。迎面走过来一名低着头走路的男学生,不小心撞了她一下,往后一个趔趄踩进灌木丛中,刺刺的枝条让她大叫一声,于是柳眉倒竖,尖尖的唬了一句:“你没长眼哪?横冲直撞装螃蟹不成?”

对方抬起帽檐扫了一眼,默不作声的走开了。

林嘉棠立在草丛里,见那人居然不理自己,气呼呼的狠狠扯下几片绿叶,掰成几块,恼怒的一扭脖子,径直改变方向往学校大门口而去。

一刻钟后,王游来了,他喜滋滋的说:“今天咱们去海洋馆,中午去‘巴西森林’吃烤肉。”却发现庄蝴蝶没来,不解的问道:“蝴蝶呢?”

“她……”林嘉棠闭着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她妈突然生病,匆匆忙忙赶回家了。”

王游露出失望的表情:“那么,今天只好‘两人游’了。”

“那也没什么不好嘛,我很开心哪!”林嘉棠挺了挺丰满的胸脯,特意穿了那套粉红色蕾丝褶边套裙,脖子上挂着闪闪发亮的的银坠子,十分娇俏可爱。

海洋馆人潮汹涌,又恰逢开馆十周年纪念,到处彩旗飞舞,气球飘动,两人一口气逛完所有的展厅,来到广场上,王游停在卖手工艺品的摊位旁边弯腰问:“这个多少钱?”

林嘉棠吮着冰淇淋好奇的观望着:“挺漂亮的。”

小贩伸出三个指头:“十五块一个。”

“我要两个。”

林嘉棠接过来一看,原来是用海螺串成的手链,还装饰了不少小贝壳,琢磨了一会儿,满面笑容的说:“一大一小,你准备怎么分配?”

王游眯了眯眼:“你觉得呢?”

林嘉棠不作声。

远远的,一个戴草帽的小女孩哭着朝妈妈喊着:“我要大的米奇气球!呜——”号哭声撕破了空气,令人气馁。林嘉棠若有所思的小声说:“小孩子真好,可以毫无顾忌的说出自己想要的。”

王游在石凳上坐下来,仰头望着天空:“是啊,可惜我是男人,不能随便撒娇。”

“谁说不能?可以向我撒娇啊?”

“哈……真的么……”王游尴尬的笑着。

林嘉棠也坐了下来,中午的阳光十分灼热,手上的冰淇淋很快化成了水滴。

夜晚十点,从“巴西森林”出来后,王游一言不发的开着车沿着笔直的沿江路慢慢游驰,林嘉棠喝了不少红酒,慵懒的歪着身子陷在座位里,薰风吹拂着薄透的裙子,软软的贴在身上,燥热却未减几分,高楼之间的流光异彩交错晕染着夜空。她按下DVD,埃尔顿·约翰的《I  WANT  YOU》缓缓的飘荡出来,林嘉棠“噗嗤”一笑:“这首歌很不错,但是此时却让我绝望。”

王游耸了耸肩,潇洒的一踩刹车:“车里太闷了,下去吹吹风吧。”

两人沿着堤岸走了好久,路灯闪着微弱的光,风起来了,王游将外衣脱下,披在林嘉棠身上。

“其实,你不觉得吗,爱上一个人,有时是很短的霎那。”王游突然停下来。

林嘉棠一直向前走出五十米远,发丝被清冷的风吹起来,突然转身大声喊道:“我喜欢你——”

四周空旷,王游插着口袋,背靠着一组雕塑,默然的遥望着远方似乎宁静的江面。

 

 

庄蝴蝶单独吃完晚餐后在寝室看书。十一点钟时,林嘉棠满面通红,像朵怒放的芍药花般迷醉的撞开门,栽倒在床上,还“咯咯咯”手舞足蹈的笑个不停:“我说了……终于说了……他没有拒绝……对不对……

庄蝴蝶拿来纸巾,揩着她的嘴巴嗔道:“醉成这样,真不象话!”

林嘉棠将头靠在枕头上,拉着庄蝴蝶的手:“我就知道,他一定会喜欢我!”

庄蝴蝶点点头,拖过一床提花毛毯,盖在她身上,又起身倒了杯凉开水,默默的递了过去,然后挪到椅子上继续捧起书。

稍微清醒了些,林嘉棠脱了衣服,散开发带:“蝴蝶,想不到王游这人也挺多情,拉我去江边散心,抓住机会向他暗示,没想到居然可以心领神会,太顺利了!”

庄蝴蝶以书捂嘴轻笑了一声:“那多好,你不是大愿遂成么?”

“哦!突然忘记了……”林嘉棠放下瓶子,手在背包里扒拉一阵,掏出个海螺手链,晃了晃,“这是今天去海洋馆王游送给我的,分你一串吧,今天你没去成真遗憾,早上都找不着你。”

庄蝴蝶接过手链,摩挲着一颗浅灰的海螺,抿嘴笑:“早上我去图书馆了,不过没关系呢,有我在,王游也不好意思对你说出真心话呢。”

林嘉棠拿毛巾擦了下脸,背着身子说:“就快毕业了,你有什么打算?”

庄蝴蝶拿下眼镜,若有所思的回答:“父母虽然很想让我留在身边,不过自己还是想去另外的城市试试看。”

“呵——蝴蝶,看不出来,志向还挺远大的。”

“不,说起来,总觉得自己缺少点坚持,这恰恰是你所具备的呢,若是可以从你身上分一点半点这种品质给我才好。”庄蝴蝶撑着腮帮子,手上继续玩着手链,又把书页翻得哗哗直抖。

林嘉棠转过身,身材细瘦,洗得干干净净的额际闪着亮光。

 

(四)

庄蝴蝶到十月才动身去A市,正在家里忙着收拾东西,这会儿林嘉棠来了,她披着白色网格毛衫,穿着橘色长裤,水晶发箍在卷卷的长发上熠熠生辉,她走进房内,将手里提包往沙发上一甩,“明天王游来送我们。”

“准确的说,是送你吧?”庄蝴蝶诡谲的眨了眨眼睛,“舍得离开他?”

“我更舍不得离开你啊!”林嘉棠故意用很黏糊的语气说,“王游的公司在A市有分部,他有时去那里出差,况且我不在乎离开家有多远。”

林嘉棠走后,庄蝴蝶突然想到有些东西还没买,便出门向离家门不远的超市走去。

 

 

她慢慢的沿着笔直的街道走去,瞧着天色还早,她忽然想起“何禅斋”的乌梅干也许顺道可以买一些,于是转了个弯,远远的看见“何禅斋”古色古香的招牌,黑底红边的广告布迎风招展,便快步走近。

这家店专卖当地有名的果子干和名产,木制的柜台和空气中隐隐沁出酸甜的味道都是庄蝴蝶所喜爱的,她靠近柜台:“一斤乌梅干。”

那利索的店员是她熟识的,但是他回答:“不好意思,乌梅干今天卖完了,请明天再来吧。”她心里又一次失望了,恹恹的准备走出去,对自己说,“今天真不走运。”

没想到这时居然撞见了王游,他轻呼一声:“蝴蝶!”

庄蝴蝶有些意外,笑了一下:“真不走运,乌梅干卖完了。”

“啊?真是太可惜了,我也是来买它的呢”他摸摸鼻子,显出一种可爱的神态,“不过,能够见到你也算不错的事情。”

出了店门,王游走向他的车,做了个“请”的姿势,庄蝴蝶笑着表示拒绝:“我还要去对面的超市呢。”

王游开车走了。

庄蝴蝶大包小包的从超市出来,四处张望有没有空的的士,这时一辆白色的车悄无声息的停在她身边,“真巧啊,又遇上了!”王游拉下车窗玻璃,晃了晃头,“我载你一段吧?”

她纳闷着,这么巧?

下车时,王游从车后座中变魔术般拿出一袋乌梅干:“刚去另一家分店买到的,分给你一些。”

她愣了一下,木然的接过袋子,满腹狐疑,刚想要问些什么,王游调皮的眨了眨眼:“一点小礼物,不要嫌弃哦!”

等他离开后,她捏起一颗品尝——甜香充溢,“果真是‘何禅斋’的味道!”她心中满是芬芳。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