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璧榭夫人的花藤小道

这里不过是浮华尘世中一弯坠满绿萝花的摇篮,略略躺下休憩一下吧

 
 
 

日志

 
 

离散的古典爱情,永恒的良夜  

2007-07-17 23:49:04|  分类: 性灵小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唐朝李益,李十郎,那个曾经山盟海誓的才子,将他对霍小玉的深情厚意柔杂进无数个同床共枕的日子。红罗绡,鸳鸯枕,昏黄的烛光,暧昧的眼神,私密的话语,深重的蓝色天幕中镶嵌的星眼,无语而淡定的看着世俗间的一对,命运那乖舛的脸,正半笑不笑的露出莫测的探询。
有谁知道,多年之后,“妒痴尚书李十郎”之“美名”誉满朝野,总是无故发疯,刻意发狂,虽娶得卢氏之女为妻,但从未曾驻进心河,他颠覆错杂的心中,一直只留存着霍王爷与侍婢之女——霍小玉的一方凹槽,这命运如同“奥尔菲斯之窗”一样,所见的第一眼爱人的结局竟是各自的毁灭。
李郎李郎,既写出“从此无心爱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楼”,又为何明知结局的悲凉,明知爱情的生伤,明知决断的痛楚,却偏要去无心犯错,惹花溅泪,徒留空叹;小玉小玉,既要闭眼了却凡俗,又为何喃喃自语“李君李君,今当永诀!我死之后,必为厉鬼,使君妻妾,终日不安”,若要永别,若临死还深爱,何至如此?
何苦如此?何需如此?
小玉一钵黄土掩风流,嫩腰滑手化枯骨,三两黄蝶无声飘飞,却道不知千年芳魂何处安,万滴珠泪没无影。
李郎早已追随小玉去,可谁又知道,渡过奈何桥时,是否甘心将凡尘的过往统统忘却?即使被诅咒,即使被嘲笑,即使生不如死,即使,小玉的面容已模糊......
忘也不忘,了也难了,相见不如怀念,怀念哪堪思念。
于是,从此,无心,爱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楼。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