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璧榭夫人的花藤小道

这里不过是浮华尘世中一弯坠满绿萝花的摇篮,略略躺下休憩一下吧

 
 
 

日志

 
 

乡之草木,稚儿之笑  

2007-09-29 15:13:01|  分类: 蝶舞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LG年假回湖南郴州的乡下探亲,顺便看望其二妹的新生儿子——白壮、肥白的俊俏小儿,黑曜石般的眼睛,口角的笑意想必是芙蓉花的灿烂也比不上的。家里有两幢房子,一幢是泥坯的,是正屋,爷爷奶奶都住在那里;一幢是水泥的,三层楼高,父母住在第一楼,因为房间空着好几间,居然辟出一间来养鸡,于是想当然的,里屋居然生出些野趣来,家鸡来来回回的穿踱,如入无人之境,胆子异常之大。

我是城市中长大的,乡村的美景素来纯净,空气也清新,花草之间的脾性与城市的人工栽培植物是迥然不同的,这次没有偕同LG一起回去过中秋,固然有工作上的原因,但是自私一点说,乡村的厕所与跳蚤是不同容忍的。厕所不过是砌在猪圈旁的一间小黑屋子,两块破烂的木条颤巍巍的搭在土坑上,底下的秽物就自不消说了,软着脚脖子胆战心惊的解决掉,提着裤腰像受了惊的麻雀一般夺门而出,滋味实在不好受;到了夏天,长腿的花脚毒蚊和绿头苍蝇.......真是一言难尽。就连从小生于斯长于斯的LG,回家来问他还习惯不,答:“卫生环境确实是不习惯了。”且还不说晚上睡在被褥上居然被芝麻大的跳蚤咬得浑身是包,用指甲挠得一道道的红印,一进家门,浑身上下黑油油的,简直像换了个人。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