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璧榭夫人的花藤小道

这里不过是浮华尘世中一弯坠满绿萝花的摇篮,略略躺下休憩一下吧

 
 
 

日志

 
 

【原创】红叶贺(一)  

2008-11-27 00:51:55|  分类: 蝶舞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谁说女子不如男

   大热天的,搞什么友谊足球赛,新建的体育场连草皮都没长好,球门前大小禁区刷的白粉还湿乎乎的,绕着球场种的柳树被毒日头晒得有气无力,连蝉都不叫了。

主裁判口哨一响,工艺美术系三班单枫的胳膊肘就被猛的撞击了一下,龇牙咧嘴回头瞪眼,身后女啦啦队员在拼命鼓噪跺脚,白嫩的小腿玲珑饱满,他手里的奶油雪泡快融化成水,球场上横冲直撞的射手像羚羊一样轻巧灵活。

死党尤西细皮嫩肉,不停用手绢擦汗,嚷嚷“好热”、“好闷”、“要中暑了”,单枫白了他一眼,从急救包里拿出十滴水,让他捏着鼻子灌下去。

左前卫、左前卫、顶上去!

边路进攻,快!

前锋,冲、冲、冲!

班长一身红彤彤的T恤短裤,带领大伙儿扯开嗓子加油鼓劲,隆隆的擂鼓声和嘟嘟的喇叭声响彻晴空。上半场过后,双方毫无建树。三班球队长廖凯粗黑的面皮上满是汗珠,他怒气冲冲走到场边,将手里的足球猛地往下一砸,推搡着四班前锋:“你,你们班男人都死哪去了?前锋居然要个女人来当,羞不羞啊?”

周围爆发出一阵高高低低地笑声,却不知谁在喊“人家至少把球射中了三次门框,你们呢,小禁区都进不了,还闹什么?”

三班球员们顿时被激怒了,嚷嚷着把球衣脱下来,将一脸惶恐的女前锋围了个严严实实。

 “那……那女的不是四班的姜皎么?”尤西结结巴巴喊。

主席台右边乌压压坐满四班学生,其中十几个男女生颇有两肋插刀的气概,冲动地翻过栏杆朝廖凯奔去,一名娇小玲珑的少女冲在最前面,马尾束扎得高高的,细挑眉毛,咋咋呼呼揪住廖凯的球衣,大眼睛一鼓:“咋的,就不准女人踢球是不?”

廖凯右手握成拳头又放下。他可不想对娇弱的女子动粗。

他的弟兄们可没这么怜香惜玉,伸出手便要撸人。

这一撸不打紧,四班的学生也开始躁动,双方剑拔弩张一触即发。这时,学生会主席大手一拦:“你们闹够了吧,还玩不玩?”

“说好了是友谊赛,重在交流,又不是世界杯。再说了,你们能冲出K大就算不错了!窝里横,就会窝里横!”

到底是学生会的老大,三言两语就把火苗给扑下去了,可他仍旧不依不饶,指着廖凯:“不早说了让姜皎代替小腿受伤的徐鸣么,四班本来男生就少,姜皎原来在体校待过,就临时做了替补。”

“就是,就是!”马尾束少女一蹦三尺高,“赛前你们没意见,这时候来这一手,歧视女性!”

“歧视女性”这帽子可真是扣得又准又狠,顿时大家纷纷低头,默默不语散开。

廖凯边拧开可口可乐的瓶盖,边扫了马尾束少女一眼,却和她来了个对视,她昂头走过来,鼻子里“嗤”了一声:“我是倪丝丝,记住了!”

 

姜皎正欲对学生会主席表示感谢,一位老师却叫他过去帮忙。

单枫——

哎,就来了。

他扬首:“下半场进一球,煞煞他们的威风!”

姜皎茶色的眸子忽闪,略大的红色球衣斜斜耷在肩头,白色球鞋的胶边有点开绽,露出浅黄色的袜底,她“嗯”了一下,随即捧着脸跑开。

“吱——”主裁判的哨声又响了,尤西也喝下第三罐王老吉。

 

 

二、浪费粮食到底有多可耻?

   足球比赛本来就是硬碰硬的脚上功夫,后卫面对跑起来都轻飘晃悠的对方前锋,拦阻都缩手缩脚的,生怕一脚铲下去,她那小腿骨就折了,这叫什么比赛?

廖凯抱着球,一声不吭坐在沙地上,队友你一言我一语的发牢骚。

 “别说了,输了就是输了!给我记住今天的比分——2:0,一记远射,一记倒挂金钩,都属于她,这是耻辱!”

他脑门暴出根根青筋,粗鲁地推开其他人,气咻咻离开。

 

自从沉默寡言貌不惊人的姜皎以两粒金球出乎意料又完美无缺地封杀了三班足球队后,她的“艳名”一夜之间远播。可她的好朋友倪丝丝更是引以为荣,K大各院系中,属工艺美术系的女生最多,品质最优。优中之翘楚,乃倪丝丝。

三班和四班在球赛之前并没有恩怨,但现在,情况有了微妙的变化。

上公开课时,本来是不分班级随意就座,老师也经常分不清谁是哪个班的学生。现今,只要上课铃一响,两个班级的学生好像受过训练的猎犬一般,齐刷刷的分成两边;并且,老师表扬三班,四班就开始明嘘暗啧,倘若四班得到鼓励,三班就开始摇桌子咳嗽。

单枫被系主任叫去“喝茶”,谆谆告诫他既然作为三班班长兼学生会主席,就不能袖手旁观,此类明争暗斗已经对教学秩序产生不良影响。

他正思量怎样和解,瞥见一名少女倚着系楼左方的柏树,试探性地望着自己。

“哟,这不是姜皎么?怎么,守在这里想要对我告白?”

这句略带轻薄意味的玩笑话使她泛起绯色,颇似五月橘花初开的色泽。

“都是我的错,听丝丝说,因为那天你帮我出头,被三班集体排挤了……”

“没有的事……至少,女生们依旧对我殷勤得很哪。”他看看表,已到吃午饭的时候,穿过第十五舍就是饭堂,饥肠辘辘的男生敲打铝饭盒乐不可支冲向售饭窗口。

 

姜皎站在食堂门口,本来说好12点10分在这里和倪丝丝会面,却不见人影。正纳闷,身边的单枫突然举起手向一个胖乎乎的男生招手:“尤西——”

尤西的圆脸鼓得红涨涨的,一溜小跑过来,指着食堂第二层。这时,三人同时听到楼上一阵喧哗,夹杂着碗盘、玻璃杯齐齐摔碎的刺耳声,单枫慌忙跑上楼,眼前的景象一片狼藉。

青菜、西红柿、鱼头、玻璃碎片溅了满地;不锈钢饭盒、搪瓷缸、饭匙狼狈地趴在地板上。长条饭桌的两边,是以倪丝丝为首的六名女生和以廖凯为首的五名男生。空气中充斥着浓浓火药味。

食堂的大婶拿着拖把赶来,尤西忙去解释赔礼道歉,单枫两手交叉前胸冷冷地问:“又怎么了?”

倪丝丝抓起散落在桌面的饭团就要扔;“谁叫他们侮辱四班的女生!”

“我没有侮辱你们!”廖凯寸步不让,“难道说‘姜皎踢球的样子一点儿也不像女生’这句话错了么?”

单枫左手迅捷地抓住倪丝丝的手,眼睛盯住她,流露出恳求的意味。她轻轻一哼,将饭团扔在地上。

没料到,姜皎一言不发蹲下,掏出随身带的手绢,将饭团一一捡起,细细包上。

她抬头,话语安静如水。

“为什么要拿米饭出气呢?我知道自己从来就不像女生,从来就不像……”

说罢,她娉婷转身,姿态宛若迎着朝阳盛开的小雏菊,空寂、淡定、不容置疑。

单枫叹气:“你们这下可安心了吧?”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