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璧榭夫人的花藤小道

这里不过是浮华尘世中一弯坠满绿萝花的摇篮,略略躺下休憩一下吧

 
 
 

日志

 
 

[原创]弦定今生(二)  

2008-03-13 14:05:47|  分类: 性灵小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此无心爱良夜,任它明月下西楼

                                                                              ——李益《写情》

 

从那以后,方茗紫像只幼蚕一般,用重重洁白而有韧性的丝一寸一寸的将自己包裹,虽然不情愿,但是为了使避免更大的忧伤,她必须要这样做。近在咫尺的距离,却永远不能触及,甚至连倾诉的可能都没有。感情进了死胡同,这是难以挣脱的魇,但愿一直不要苏醒。她只想等待着自己可以羽化成蝶的那一天,虽然希望很渺茫,但她为此而努力着。

莫羽是很懂平衡的男人,他似乎嗅到方茗紫莫可名状的变化,犹如他见微知著的预测到股票走势一样:她不再穿颜色鲜艳的衣服,换之以款式单调的套裙;她不再喷安娜·苏的花果香水,以沉稳的香调取而代之;她不再按时下班,经常为了一两个原本可以拖几天完成的调查报告而孤独奋斗到深夜。他发现她越来越像自己,但是他不愿意看到这种局面,他宁愿她仍旧是一缕缕清香,疲累的时候聊以解忧,烦闷的时候驱散不快,寂寞的时候可以抒怀。

一年、两年、三年……方茗紫已经在公司拼打了五年。她以一种近乎疯狂的热忱投入到工作中,她不想休息,连睡觉也觉得是奢侈,多吃一口饭也是浪费。她的客户开拓得最多,忠诚度最高,也最讨他们满意,当然,莫羽也很满意。的确,这种固执的付出是有回报的:2005年的一个黄昏时刻,回国不久的董事长宣布她成为这家公司的副总经理,而她则同时成为公司创立以来第一个女性高级经理人。同年,她又顺利的拿到了MBA的学位。但方茗紫却喜欢安静的审视自己:知识与成就对于自己的重要性,就像沙漠里干渴很久的人一样,期盼的并不是一桌油腻的盛宴,而是简简单单的一瓠清水。她不在乎取得的一切物质上或社会地位上的突破,认为这只不过是消极的表现。她唯一感到有成就感的是:在五年里,她淬炼着自己,坚强到足以抵挡任何不切实际的情感诱惑。

莫羽很理解她,毕竟能潜心做事业的女人终究是不多的:他曾经有三个助理,现在留下来在公司的只有方茗紫,而她的能力尚未达到最顶峰,仅仅是刚刚出鞘的箭,旺盛又斗志昂扬,他愈发欣赏她,不带一点别的企图。她不再是当初那个娇小得有些胆怯的女孩,必恭必敬的拿着文件等待着他签名,从他的一句两句话中揣摩意思,而今她成熟得异常饱满,吐露出别样的芬芳,细长的脖颈上荡漾着珍珠项链的光华,他会不自觉的将目光停留在她乌黑的鬓角上。

方茗紫得知莫羽被任命为总经理,并不讶异:这早就是顺水推舟的事情,没有什么值得特别奇怪的。不过,出于女人的直觉,她感到前路坎坷。她很了解这个35岁的男人有着何等深重的心机,在他冷峻的眼睛逼视下,她不可能收藏起太多的情绪,即使可以掩饰,也不会持续太久。

为了庆祝新的人事任命和职位调动,公司职员们特意在一家泰式餐厅里热闹的聚会,方茗紫倒是觉得不必为此种事情过于激动:眼前正跟着一个大客户,如果处理妥当的话,会给公司每年固定带来几百万的进项,而这也是她座稳当下位子的第一笔资本,所以她没有心情去。何况,在这种场合中免不了是要跟莫羽觥酬交错,虽然自己喝酒的本事并不低,但是她知道底线在哪里,不想因小失大,更何况她谨慎的一个人走了这么久,现在才是最关键的时刻。

不过为了表示礼貌,她还是去了。仍然最后一个离开办公室,开出她刚买不久的“花冠”,路上塞车非常严重,似乎红绿灯又坏了,长长的车龙蜿蜒,几分钟才移动一下,她有些急躁,而这时手机却震动个不停,心烦意乱的接起来听,居然是莫羽打来的。

“茗紫,你现在出来了吗?”莫羽的声音其实听起来并不是特别令人厌恶,最起码比面对面交谈让方茗紫要感到放松,她突然发觉到他居然第一次称呼她“茗紫”,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一直以来,他都很客气,不管当她是个小助理,还是做部门经理的时候,他对她的称呼一直是以头衔相称,不带任何一点个人色彩,完全的公式化和模式化。至于像今天这种工作时间以外的电话,怕是她进公司来的头一遭,而“茗紫”这声不经意的呼唤,竟让心里“咯噔”了一下。

她隔着车玻璃环视了一下,回道:“我刚出来不久,但是现在路上很堵,很抱歉,恐怕要迟到了。”

莫羽继续说:“没关系,大家都在等你,小心开车。”

她捏着电话,好久没有松手,脑海里似乎开了一道看不见的缝隙,以至于挤在前面的车已经启动开出好远,她的方向盘还没有动静。在后面汽车的抗议声中,她猛的反应过来。

幸运的是那家餐厅离得并不远,半小时后,她停好车,走了进去。

餐厅只有一层楼,很容易见到了同事们。方茗紫抬了抬头,看见莫羽坐在一张藤编椅子上,用一种少见的喜气洋洋的神色望着自己,她想:“让男人兴奋的事情永远只有二样——征服女人和征服自己,但是看样子他是属于后者。”她为自己的胡思乱想感到好笑,但是此时却并没有太多时间允许她神游。她坐了下来,莫羽递给她一瓶葡萄汁——他最喜欢喝的饮料。

其实她是不喜欢葡萄汁的,不过习惯了依从,仍旧无异议的接了过去,为了消除葡萄的那股味道,乘他转过身时,她加了些橙汁。

为了应酬,方茗紫已经习惯品尝各种不同的菜肴,泰式的酸辣倒是很符合她的喜好,但是莫羽是东北人,当制作精细,花样繁多的菜呈上来后,他只拈了一些鱼肉和生菜叶,还是皱着眉头吞下去的。

她心里在暗暗的奇怪为什么从一开始会对这样的他抱以好感的:长相不算英俊,个头不算高大,性格不算柔和,连走路的姿势都不算端正,她惊讶于自己的眼光,同时又拿不出有力的证据去否认他身上吸引自己的独特气息,最后只能归咎到命运上,但是似乎命运也不眷顾她——他有妻有子,生活稳定,是典型的现实主义者,连出轨的苗头都不曾有过。方茗紫一时间鄙薄自己:单身且独立,相貌不恶,聪明且教养良好,放着好好的阳光道不走,偏要去走独木桥——况且这座桥的存在与否现在还是个疑问。叩问一下自己:难道在30岁之前,都要揣着这种疑问过活吗?

她往自己碗里舀了一小勺甜品,没心没思的尝着,似乎碗里盛着好几年的不甘,而这都是单方面造成的,与人无关。

聚餐后大家提议去包房唱卡拉OK,她觉得头有点闷痛,便提前告辞了。

走到车位旁边,刚要开车门,发现莫羽一个人远远的向自己走来,她看了一眼,准备钻进车内。

车门这时却被一只手挡住了,莫羽弯下腰,很意外地低声问道:“你知道有什么好的餐馆吗?”

方茗紫有些吃惊,但是很快又恢复了正常:“我平时喜欢吃意大利面,有一家经常去。”

几乎没有犹豫的,他马上回答:“请带我去吧。”

  评论这张
 
阅读(240)|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