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璧榭夫人的花藤小道

这里不过是浮华尘世中一弯坠满绿萝花的摇篮,略略躺下休憩一下吧

 
 
 

日志

 
 

[原创]弦定今生(三)  

2008-03-23 21:02:13|  分类: 性灵小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葛莱西安诺:“世界上有一种人,他们的脸上装出

                                一副心如止水的神气,故意表示他们的冷静......”

                                                                      ——莎士比亚《威尼斯商人》

 

“LISA”意大利餐厅实际上离方茗紫的家不远,晚上十点钟的时候,他俩已经坐在了那间餐厅靠花廊的一个双人座位上。莫羽摆弄着桌布上的刀和叉子,颇有些尴尬地说:“不好意思,今天实在是没有吃饱,意大利面倒是我为数不多的能够接受的异国风味。”

她忽然想起了三年前,他曾经带自己和一个客户去吃意餐,当时他只点了一盘肉酱意大利面和一杯柠檬水,而且还很细心的将混杂在里面的配料:洋葱、西芹挑出来放在小碟子里——那是他一贯不吃的,从前不吃,现在不会吃,将来也绝对不会吃。想到这里,方茗紫拿着点餐牌,亲自招呼侍者过来,并吩咐:“肉酱……”

语音未落,莫羽突然插话道:“今天不吃肉酱的吧?”

方茗紫微微有些不解:这不像他的风格,跟他共事这么久,她连他专用的洗发水品牌都一清二楚,可是为什么,他不吃肉酱意大利面了呢?

莫羽显然意识到她的疑虑,便摊开手装出无拘无束的表情:“偶尔换换口味,想来也是不错的。”

最后点了“鸡肉蘑菇奶油意大利面”,方茗紫感到很饱,没有给自己点,只要了一杯蜜瓜汁。

在等着面上桌的短暂空隙里,气氛有些莫名的不寻常。

她感觉到了,他也感觉到了。

她很不自在,双手在桌子下绞扭着,手心渗出细密的汗,一会儿靠在椅子上四处张望,一会儿又捡了果物盒中的杏仁“嘎嘎喳喳”咬两口;而他,则一反常态的用平日极罕见的温情眼神下意识瞟她两眼——在她看来,这跟偷窥没有两样,不过很奇怪,她却很享受。

 方茗紫在考虑要不要讲一些话来和缓局面,毕竟,这是与他第一次的单独约会——如果这也算约会的话。

“最近过得还好吧?”说出这句话后她马上后悔了,这是什么话,他过得好不好跟她有什么关系?再说,他有表现出生活痛苦的面目么?

 莫羽似乎并不在意,喝了两口奶茶说:“作为长期以来的工作伙伴,事业上的种种想必你也很清楚,谈不上顺心与否……”停顿了一下,“不过话说回来,从你当上我的助理那一天起,就免不了会有所顾忌。”

 有所顾忌?什么样的顾忌?

 她的疑问像肥皂泡那样不断的冒出来,但是却没有问下去,“也许是客套的潜台词。”她不断地想。

 热腾腾的意大利面上来了:乳白色的淡奶油均匀的包裹着鲜滑的鸡胸肉丁,嫩嫩的白菌菇在细细的圆面条上颤动,浓郁而又诱人,就像春情脉脉的少妇,隐藏不了丰腴的肌肤。

 他偏着头带些鉴赏性的目光看了看食物,又看了看她的脸,用叉子挑起来,卷成一团送入口中。

 

 

 蜜瓜汁既冰又甜,一点点的分量都会凉得让皮肤起鸡皮疙瘩,餐厅中的空调开得太大了,她的背部一阵阵发冷。

 她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着他简短的问话,无非是员工、业务、绩效等平淡如常的话题,偶尔触及到双方的私人生活,都很知趣的避开不谈。

 她渐渐觉得索然无味:“真可笑,仅仅因为他是我上司,就应该花费宝贵的时间来陪他这样毫无意义的东扯西拉吗?”

 此时她担心家里养的猫,没人喂它,肯定饿得慌。

蜜瓜汁的最后一滴已经不甜了,她用餐厅的湿纸巾擦了擦黏糊的唇角,长叹了一口气。

莫羽郑重的把最后一口面条尽数扫入肚中,满足的喝了一口矿泉水,眼睛闪闪发亮,似乎压抑着快乐:“茗紫,以后我们是名副其实的搭档了,以后有空可以到这里边吃边谈心,你应该不会反对吧?”

“这是一种邀请么?”她心里打着小算盘,“十分少见啊!我该怎样回答呢?”

 她故意装出谦逊的表情,低下眼睛看着发红的指尖:“你的意见我从来不会反对。”

 这时,他口袋中的手机铃声尖锐的响起来,方茗紫想:“也许是她……”

 他拿着电话,离开座位,躲到餐厅里的一扇木门边低沉的回话,好一会儿才回来,脸上带着遗憾的神情。

“噢——今天有点晚了,明天早上还有例会,早点歇息吧,好吗?”他的语气比山顶的云还要柔软,当一位惯于戴上冷淡假面的男人无心泄露出难得的温柔时,这种威力足以摧毁任何一个像方茗紫这样的女人。

她怀着一颗期许的心撞开自己家的房门,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发了好久的痴——干涸的心田仿若注入汩汩的清泉,她原以为自己如同在毒辣的太阳下晒了好久而变得蔫蔫的树叶那样无精打采,谁知道夜里的一场细雨滋润了它的经脉,从而重新舒展开来。

“他有妻子,孩子……”很快方茗紫恢复了冷静,“呵——我真是个可恶的女人,不是吗?可是,他先主动的,不是吗?我也值得他那么做,不是吗?”

反反复复的叩问自己的灵魂,最后她妥协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