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璧榭夫人的花藤小道

这里不过是浮华尘世中一弯坠满绿萝花的摇篮,略略躺下休憩一下吧

 
 
 

日志

 
 

[原创]弦定今生(一)  

2008-03-07 18:15:07|  分类: 性灵小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曾在《南风》“发现  爱”原创小说大赛中入围决赛

 


    
                                                      爱情,造就平等却不追求平等
                                                                                        ——高乃依
 
     
      
      沉沉的夜敞开不愿苏醒的灵魂,东方的天幕不甘愿的发白、发亮、直到完全将绸缎般的金色光芒铺陈入城市的每一处黑暗之所。在这星隐月没的瞬间,方茗紫将电脑中最后一个数字嵌入,长长的舒缓了一口气,抬了抬酸痛的的肩膀和胳膊,感觉异常疲惫。她伸手到桌角的袋泡咖啡盒中摸索了一阵:空的!不是一个星期前才买的吗?她奇怪的想了一下,但是很快又承认了现实——当忙碌成为了习惯,适量的咖啡已经不足以能刺激到乏力的神经了。
      她换了个姿势,这样会使她好受很多:用心仔细的从脚踝搓揉到眼角,不放过任何一寸松弛的皮肤,虽然松弛是不变的法则,但是她想尽力挽留,至于可以延迟的最后期限在何时,她一直想要知道,却又不想听闻,就如同与他的纠结,明明暗暗中,她渴望看到尽头,但是分明不存在任何悬念。
      她站在空空荡荡的办公室中,“哗”的拉开宽大的窗帘,充血的眼睛直愣愣的望着远方大厦顶楼上巨大的广告牌,心头忽然涌起一阵酸楚,喧嚣繁杂的白昼,人来人往的烟尘无声的掩盖着细弱游丝的挣扎。在这家大公司,人人都看得到:她穿着剪裁得体的套装,盘着的头发精致雅丽,光亮的尖头高跟鞋容光焕发的踩在松软的深蓝色地毯上,后面的秘书小心谨慎的拿着公文包,开会之时全神贯注的记录着她所说的一切,手下的员工望着她的眼神即饱满又敬畏,在这种时刻,她睥睨着大家,但是绝对不会轻易外露自满,让别人看到自己完美无缺的一面,是她的责任。
      也仅仅是责任而已。
     “难道这就是我全部的青春么?”她迈入办公室的盥洗间,盯着镶嵌在雕花边框中的镜子,自言自语。轻轻的拨开水龙头,一股冰凉的水喷出来,她洗了洗脸,肿痛的眼皮有了些微改善,扭头看了看玻璃时钟:8:00。
      “半小时的梳洗应该足够了。”她珍爱时间,却从不忽视把它用来装饰自己。
       资生堂清淡的粉底轻轻的填满了因熬夜带来的细纹,珍珠色的兰蔻唇膏贴心的将干燥的嘴唇滋润,一点点的CK,就足以使黯哑无光的自己恢复生气,经常性的加班,使她将优雅女人所应该具备的一切物品尽数备入,她不能让自己邋遢随意,因为他不喜欢。
      他有很多东西不喜欢:猫、音乐、美食、皱巴巴的衣领、油腻的头发、街角的小吃店、昏暗的灯光等一切与浪漫有关的东西。
      他眼神犀利、额头宽阔、头脑灵活、不爱高声谈笑、吃饭永远只花十分钟,一天只睡5小时,听下属汇报业绩的时候,面无表情且随时随地准备估算交易的好处,绝对是当之无愧的领导者,既能够恰到好处的提醒失误,也能够毫不拖拉的摒除异已。
      22岁的方茗紫粉嫩清纯,崇拜权威,迷恋像冰一般的感情,她视之为男人的气魄。作为他的助理,她无时不刻不在观察他的一举一动。每天为他整理宽大的办公桌——虽然那里永远是干干净净、纤尘不染,但是她仍旧每日坚持履行这种义务,直到对他有了新的发现为止,她一直内心充满隐秘的乐趣。
      他主持会议,吩咐她去取不慎遗落的文件,并递给她一串钥匙。打开平时紧锁的抽屉,在翻找时无意中看到一张压在黑皮笔记本下的彩照:年轻的他露出少有的舒心的笑,而另外一个女人,也有着纯净的面孔。
      如此得体的一对夫妇合影,让她觉得嫉妒也是不正常的:他穿着朴素的淡黄色短袖衬衣,而她穿着大朵向日葵的连衣裙,扎着淡粉色的丝绸发带,背景是碧绿澄净的湖泊和袅然的薄雾。她目不转睛地盯着,发着呆,翻过背面,一行秀丽的钢笔字淡淡的写着:与妻的蜜月之行,长白山,1996年8月5日。”
      “1996年8月5日,呵——”她无声地嘲笑着自己,“我当时还在青葱校园中不知人事,还在为遥远的未来迷失着,而这时他却早已有了一个她。”
      方茗紫放下照片,心里似乎在不经意间扎入了一根细细的针,缓缓的扎进去,心房沁出朱红的血珠,没有剧烈的疼痛,但是几乎要了她的命。拿了文件,锁好抽屉,郁郁寡欢的回到会议室里,这时,会议已经接近尾声。
      他用责怪的目光盯了她一下——一直以来,她是很伶俐的员工,温存、乖巧、聪敏,非常难得,他用着很舒服,就像用着自己的四肢那样顺手,甚至在某个特别时刻会有想要了解她的欲望,但这仅仅是在喝茶放松的空闲时段,大多数的场合中,他对她严格又有分寸,彬彬有礼又不会太冷酷,他认为这样才是正确的,尤其是当她在周五穿着极为贴身的半袖绸裙,浑身酝酿着甜香在他的左右忙碌时,这种念头特别强烈。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